閻紀宇/綜合報導
中國時報  2008.07.08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世界遺產委員會(World Heritage Committee)第卅二屆年會二日至十日在加拿大魁北克召開,最受矚目的議程當然就是為「世界遺產名單」遴選新成員。截至六日為止,今年共有中國的福建土樓、模里西斯的莫恩山文化景觀、沙烏地阿拉伯的石谷考古遺址、伊朗的亞美尼亞基督教會建築群雀屏中選,四者都屬於文化遺產。

世界遺產名單從一九七八年首度公布以來,已經從十二處累積至八百五十一處,遍及一百四十一個國家,其中文化遺產六百六十處、自然遺產一百六十六處、兼具兩種價值的「複合遺產」廿五處。遺產分布最密集的地區是歐洲與北美,占四九%,其中又以義大利的四十一處獨占鼇頭;亞洲地區則是中國名列前茅,擁有卅六處遺產。

莫恩山(Le Morne)位於印度洋島國模里西斯西南隅的莫恩半島上,雖然最高峰只有五五六公尺,但是位置偏僻、山勢險峻、林木茂密、俯瞰大海,從十八世紀到十九世紀初葉,成為大批逃亡黑奴的藏身之地。這些黑奴來自非洲大陸、印度、東南亞等地,為了爭取人身自由,棲息在莫恩山的峰頂與洞穴,過著艱苦的生活,留下許多可歌可泣的故事,也反映了模里西斯的立國特色。

石谷(Al-Hijr)考古遺址是沙烏地阿拉伯第一處世界遺產,但它代表的不是伊斯蘭教文化,而是西元前一世紀到後一世紀的納巴泰(Nabataean)文明,最值得注目的就是一百一十一座大型墳墓,其中九十四座保留了獨具一格的裝飾;此外還有許多銘文、水井與壁畫。古代納巴泰人分布在敘利亞與阿拉伯半島交界處,約旦古城佩特拉是他們最著名的遺址,一世紀時被羅馬帝國征服,從歷史舞台消失。

伊朗的亞美尼亞基督教會建築群位於該國東北部,主要有三座:聖達太教堂(St Thaddeus)、聖斯泰帕諾斯教堂(St Stepanos)與佐佐爾禮拜堂(Chapel of Dzordzor)。最古老的聖達太教堂建於七世紀,與另外兩座建築群充分體現了亞美尼亞建築與裝飾的悠久傳統,並透顯出其他文化的深刻影響,尤其是拜占庭與波斯文化。

三座建築群位於亞美尼亞文化圈的東南緣,也是該文化傳入亞塞拜然與波斯的前哨站,至今仍為亞美尼亞人的朝聖之地。

福建土樓則以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山區大型夯土民居建築,以其神奇的聚落環境、特有的空間形式、絕妙的防衛系統、巧奪天工的建造技術入選。

福建土樓的形成與歷史上中原漢人幾次大遷徙相關,其所在的閩西山區,正是福佬與客家交匯處。聚族而居既是中原傳統觀念要求,更是對抗外敵的現實需要。集居住和防禦功能於一體的土樓就應運而生。

根據《執行世界遺產公約作業準則》,世界遺產根據十項標準進行遴選,文化遺產六項、自然遺產四項,簽署並通過《世界遺產公約》的國家(目前有一百八十五國)方有資格提名自家的遺產,交由廿一國代表組成的委員會審查。候選遺產必須具備「卓越的普世價值」,並且至少符合一項遴選標準,才能夠登上世界遺產名單。
 

申遺
10年長跑福建土樓發光

王銘義/台北報導
中國時報  2008.07.08

申報世界遺產歷時十年,具有「東方古堡城」神話美譽的「福建土樓」,昨天在第卅二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遺產委員會大會上,獲得表決通過,成功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成為中國第卅六項被列為世界遺產、第廿五項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項目。

這次通過列入遺產名錄的「福建土樓」,係以永定客家土樓為主的四十六座完好土樓所組成的建築群。因其結構奇巧、功能齊全、內涵豐富,具有極高的歷史、藝術價值,曾被譽為「世界獨一無二的神話般山村民居建築」。

神話般建築 祖先珍貴遺產
從上世紀八○年代開始,土樓聲名鵲起,受到國際關注。永定縣的決策部門認為,土樓不僅是祖先留給後代的物質遺產,更是留給全人類珍貴的遺產,為有效保護遺產即決定將土樓申報世遺,並從申報歷史文化名鎮名村開始。

一九九八年五月,永定縣成立申報機構。九九年九月,縣政府和龍岩市政府向省政府、國家文物局呈報《關於請求將永定客家土樓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的請示》,並陸續邀請中外著名世界遺產專家到永定實地考察、指導。

二○○○年四月,福建省政府決定把永定、南靖、華安三處的土樓整合,以「福建土樓」名義申報世界文化遺產。隔年二月,永定縣召開一千多名幹部和群眾參加申遺動員大會,客家土樓申遺工作正式全面啟動。

整建總動員 粍資高達億元

在申報世遺與整理土樓遺址過程中,永定先後投入一億多元人民幣,拆除與土樓風貌不協調的建築物並改造房屋,保持土樓的真實性和完整性。二○○四年初,永定客家土樓被宣布為國家4A級旅遊風景區。二○○六年,並入選為「福建最值得外國人去的十個地方」。

由於世遺委員會對文化遺產申報,規定每個國家每年審議不超過兩個項目,土樓獲得批准的時間向後推遲。去年一月廿九日,經國務院批准,中國將「福建土樓」作為二○○八年世界文化遺產唯一申報項目。

申報文亮麗 殘酷競爭勝出

 
隨後,「福建土樓」申報文本在超過百分五十淘汰率的殘酷競爭過程中,順利獲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審查接收。「福建土樓」終於贏得角逐二○○八年世界文化遺產的「入場券」。

國際古跡遺址理事會(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唯一指定的世界文化遺產評估機構),在去年八月底即派出專家對「福建土樓」申報項目進行現場評估。

去年底和今年三月,該理事會召開會議,對今年申報的遺產項目組織專家進行總體評估,確定向世界遺產大會提交的名單,「福建土樓」項目並獲得提交世界遺產大會表決的資格。

從七月二日起,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在加拿大魁北克舉行全體會議,「福建土樓」申報工作獲得表決通過。歷時十年的福建永定客家土樓申報世遺工作畫上圓滿句點。
 

文化鍍金
驅動「遺產經濟」列車

王銘義/綜合報導
中國時報  2008.07.08

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遺產委員會表決通過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或《世界自然遺產名錄》,不僅是一項保存文化與景觀的榮譽,或是旅遊「金字招牌」的認證,在中國,它更是帶動「遺產經濟」的重要驅動力。

「世界遺產」是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執行的計畫,旨在保存具有自然或文化價值的事物。世遺分為自然遺產、文化遺產和文化與自然雙重遺產。由於它具有豐富的經濟與社會效益,在中國即出現追逐新興「遺產經濟」的現象。
據中國建設部初估,大陸有兩百多個項目有申報世界遺產的意願,列入預備申報清單者只有六十多個。據世界遺產委員會新規定,每個國家每年只能申報兩個項目。依此計算,中國要完成所有世遺項目的申報至少需要一百年。

「福建土樓」躋身《世界文化遺產名錄》,隨之而來的旅遊即將帶來龐大的經濟收益。這股強大經濟效益的驅動力,促使著各地的文物部門拼命地想穿越這道「鍍金」認證的窄門。

如何將文化與自然遺產等精神財富轉化為實際「經濟財富」,已成為地方政府的重點施政,如一九九七年底獲准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麗江古城,這十年來即運用這項「認證」,將雲南建設成為民族文化大省,並促進旅遊及相關產業的蓬勃發展。

聽到世界遺產大會將「福建土樓」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的消息,擔任土樓導遊的林日耕臉上綻開了笑容。對他而言,這意味著更多的遊客即將湧進,更多的錢可賺。「我為我的祖上驕傲」,他說,「住在現存三千多座福建土樓裡的居民,將共享這份驕傲。」

「我與別人不一樣的地方,在於深挖土樓的文化內涵。」林日耕說,「振成樓建築很美,可用眼觀察,但內涵更美,要用心體會。」八○年代初,一些專家跋山涉水來看土樓,讓生於斯,長於斯的林日耕驚訝不已。他秉持「來者是客」的祖訓,請吃客家菜、喝客家酒。

中外遊客湧向土樓,讓林日耕認識到土樓的珍貴。他編印《振成樓探祕》,讓他成了遊客眼中的「行走的土樓」。擁有振成樓產權的林日耕,在樓內開小商店、小飯館和小旅館,接待過卅多個國家遊客。如今,振成樓成為《世界文化遺產》,他說:「我要讓女兒去學習英語,這樣才能更好地介紹土樓文化。」
 

世遺增七處
福建土樓入列

【聯合報2008/07/08
編譯夏嘉玲、王麗娟/綜合報導】

聯合國教育科學文化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公布七個增列的世界遺產,大陸福建省西南山區四十六座大型夯土民居建築「土樓」獲選為其中之一。

六日宣布的新世界遺產除了福建土樓,還有模里西斯西南部深入印度洋的一處十八、十九世紀脫逃奴隸藏匿處的崎嶇山區、歷史可追溯到第七世紀的伊朗東北部亞美尼亞基督教修院群,以及沙烏地阿拉伯馬甸沙勒的納巴泰文明最大保存地,這是沙國境內地點首度被列為世界遺產。

教科文組織七日再宣布世界遺產名單新增三個亞洲地點,分別是位於泰柬邊界的柬埔寨十一世紀古剎「柏威夏寺」、馬來西亞麻六甲海峽的古城馬六甲市與喬治市、巴布亞紐幾內亞的庫科早期農業遺址。

增列這七處後,世界遺產地點增為八百五十七個,遍布一百四十多國。

福建的四十六座土樓建於十二到廿世紀間,位於永定、南靖和華安縣。新華社報導,土樓以石塊為基礎,土為主要原料,竹材作牆骨,分層交錯夯築,是世上獨一無二的山區大型夯土民居建築,也是原始的生態型綠色建築。世界遺產委員會稱許與環境合而為一的土樓,是「人類定居的傑出範例」。

好幾層樓高的土樓是部族聚居型建築,例如永定縣承啟樓有多達三百八十四個房間,全盛時期住過八百多人,一座樓等於一個村落,可共同抵禦外侮。外牆最厚達兩公尺的土樓也有很好的防禦功能,樓的一二層樓沒有窗戶,唯一的大門一關,就等於一座堡壘。因外型獨特,據說曾被美國誤認為飛彈基地。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第卅二屆大會正在加拿大魁北克市舉行,會議十日結束前,廿一位委員還將討論是否把其他四十個候選地點列為世界遺產。
創作者介紹

世界遺產研究中心

worldherita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