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cescoBandarin_03.jpg 

 

摘自新華社20100723消息
巴黎7月22日電  

第34屆世界遺產大會將於7月25日至8月3日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亞舉行。屆時,世界遺產委員會將審議世界遺產申報項目。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負責文化事務的助理總幹事、世界遺產中心主任法蘭西斯科‧巴達蘭22日說,入選世界遺產固然是榮譽,但也意味著責任。

巴達蘭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說,世界遺產名錄的目的在於保護,而非開發。有些遺產地申遺前就非常有名,而入選後知名度會更高,從而促進當地旅遊。如果旅遊開發能與遺產保護相得益彰,也是一件好事。

巴達蘭坦言:“現在的問題在於有些景點遊客過多,或是當地政府為了開發旅遊,修建了過多的基礎設施。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需要進行管理和規劃,以便從中找到平衡,避免申遺喪失其初衷。也就是說,我們要保護遺產的價值和真實性。”目前控制旅遊的確十分困難,教科文組織也不可能事事插手,因此總有不盡如人意的情況。

說到這裏,巴達蘭加重了語氣說道:“我們把一處遺產納入名錄,並不是為了開發一座公園,而是為了保護,每個國家都應履行自己的責任。如果某處遺產列入名錄,這對國家來說意味著莫大的榮譽,同時也象徵著責任。有時候,我們必須進行干預,因為有些國家沒有遵守承諾。說‘懲罰’可能重一些,但我們會對他們提出建議。如果不予採納,就不得不將其從名錄中刪除。這種情況非常少見,歷史上只發生過兩次。”

世遺大會是世界遺產委員會的年會。巴達蘭說,世遺大會已成為全球遺產保護最重要的會議。這一屆將有1000多人彙聚巴西利亞,審議名錄上自然和文化遺產的保護狀況,審議和批准新增遺產,以及討論遺產保護的未來。

巴達蘭說,世遺名錄現有890處自然和文化遺產,每次年會都要審議150處的保護情況,至少相當於總數的20%,這是很大的工作量。教科文組織為此要動用大量專家前往世界各地進行評估。專家要考察遺產的保存現狀,如是否受到威脅或發生改變,並向相關國家提出改善建議。

關於今年的32個申遺項目,巴達蘭預計將有10處到20處入選。他說:“整個專案評選的過程漫長複雜,要持續近兩年。”據他介紹,入選世界遺產的標準非常嚴格,首先是國家提出申請、遞交文件,遺產地本身要有價值,材料準備要翔實,專家組嚴苛評估後,由遺產委員會討論。能進入最後評選階段的項目一定是出類拔萃的。

他說,有些專案,委員會認為缺乏相關資訊或還不夠資格入選,是常有之事,相關國家可在來年再提交申請。

世遺大會議程的最後一項為主題討論。今年的主題是明年《保護世界文化與遺產自然公約》締約40周年的慶典,以及遺產保護的未來。巴達蘭說:“所有國家都在自問,未來的方向究竟為何,有何挑戰,如何加強《公約》秘書處的執行力等等。”

長期在這一領域工作的巴達蘭認為:“沒有什麼事情十全十美。但我要說的是,各國對遺產的保護日趨完善,人們的意識逐漸提升。總之,我們現在有了更豐富的資源、更大的能力、更完善的制度以及更強烈的政治意願。”

巴達蘭在專訪中毫不掩飾對中國遺產保護工作的讚賞。他說,中國的申遺表現非常優秀,使之成為名錄上僅次於義大利和西班牙的世界第三大遺產國。“我們還在北京、上海和蘇州建立了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中心。”

巴達蘭多次訪問中國。他說:“中國有很多自然和文化遺產入選名錄,在參觀考察中,我發現這些遺產的管理非常出色。比如莫高窟,其管理工作在全世界堪稱典範。但城市裏問題相對較多,因為改動的空間不大。目前像麗江和蘇州這樣的城市面臨很大的旅遊壓力,但我們要保持城市的原貌,不能讓它們失去自己的靈魂。”

“我看到的中國是個熱愛遺產的國家。對於中國社會來說,遺產地已成為研究和遊覽的場所,”巴達蘭說。在他看來,目前對中國來說,最重要的是培養遺產保護的專業技術人才。

他說:“中國在這方面與其他國家展開了廣泛合作,但技術層面上仍需進步。具體說,就是創立更多專業學校,在大學開設相關課程,並進行實地練習。此外,在城市化進程中,要詳加規劃,制定規則,以免對遺產造成破壞。”

在中國已擁有的38處世界遺產中,巴達蘭對莫高窟和蘇州情有獨鐘。他說:“從考古學角度來說,我極愛莫高窟;但若論城市,我偏愛蘇州。”

“理由呢?”記者追問道。

巴達蘭哈哈一笑:“我來自義大利水城威尼斯,威尼斯與蘇州是姐妹城市,都建在水上……我很願意到蘇州生活。那裏正對一些歷史景點進行改造,我在一個月前剛剛去過,簡直是美不勝收!”

(
記者李學梅)
來源: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0-07/23/c_12366292.htm

創作者介紹

世界遺產研究中心

worldherita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